新闻资讯NEWS

行业新闻

2045年,人工智能将超越人类智慧?
发布时间:2015-2-7  阅读:1098次

3-D Printing Companies Demonstrate Latest Technologies

发表在新一期《自然生物科技》上的一篇学术论文称,麻省理工大学的科学家,用一根人造纤维“接通”了人脑和电脑,可以将光学信号和药物直接传到大脑,并用电脑记录大脑神经行为。此举在科技界引发讨论,随着人脑和电脑的联通,人体是否也将成为“机器思想”或“人工智能”的外部设备?

“2045年左右,人工智能将来到一个‘奇点’,跨越这个临界点,人工智能将超越人类智慧,人们需要重新审视自己与机器的关系。”这句来自于美国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的预言,如今似乎正随着一项项科研的突破,而一步步走向现实。新书《互联网时代》最近面世,其中就收录了雷·库兹韦尔的访谈。关于互联网伸向未知的可能的轨迹,将在书中得到更加清晰的探触。

《互联网时代》脱胎于同名纪录片,制作人员历时3年,在全球14个国家和地区,与近200位与互联网发展、研究相关的各界重要人士,以及数十家大学、研究机构和公司深入对话。采访名单中,包括万维网发明人蒂姆·伯纳斯-李等6位“互联网之父”,以及马克·扎克伯格、凯文·凯利等业界“大佬”。从当下流行的可穿戴人机互动设备,到植入式神经芯片,再到人工智能是否“反超”人类等互联网前沿话题,都作为专家学者们与未来的“对话”,向读者呈现。

 网络正在“爬上”用户身体

一款可以记录和测量日常生活中的运动量的腕带,已经成为苹果CEO蒂姆·库克和众多普通用户的腕部装饰。一枚内置压力垫的美式橄榄球头盔,能够检测运动员的健康状况。一款专为消防人员设计的可穿戴无线计算机,可浏览一般图像和红外图像。而当某一天谷歌眼镜遍布全球时,又一次吸引人们眼球的,也许是能在视网膜上成像显示的增强型隐形眼镜了。已经有人在研究这项技术,一位研究人员说:“这将是一种真正的‘无感’电子设备,在路上的人,可以在只有他们能看见的显示屏上浏览网页。”

在不知不觉中,信息科技正在爬上人们的身体,而个人感知与联系外部世界的方式,也会因为它们的“介入”而全然不同。无论可穿戴设备将来是否会成为主流,它都让人们以不同的方式看待技术,思考技术与人类互动方式的多种可能。而人类的健康讯息、感官体验,乃至所思所想,也将经由身上这些几乎“无感”的电子设备“接通连网”。

《互联网时代》剧组采访了一位风趣幽默的英国人。他叫凯文·沃里克,是雷丁大学的教授,拥有“世界第一电子人”的称号。早在1998年,他就将一枚硅芯片植入了他左臂的神经系统中:“有了它,当我在屋子里走动的时候,电脑会为我打开大门,调节灯光。当我走到门前的时候,甚至会说你好!”由于技术限制,芯片当时只在他手臂里运作了3个月。4年后,沃里克又进行了更为大胆的实验,将两枚更先进的芯片分别植入自己和妻子的手臂中。他回忆说:“实验中,我的妻子握紧拳头的时候,我的大脑会接受到电波。我们实现了人类第一次神经系统间的交流。这表明未来有各种可能性——仅是通过语言沟通,那太贫乏了,同时也有思想、图像、感觉、情感的交流。未来交流的各种可能性都振奋人心。”

这令人不禁联想到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中对外星球的“三体人”交流方式的描述——各自的思想不用说出口,就会即时被对方获知。美国生物神经科学家扎克·林奇指出:“正如达尔文的进化论改变了我们在这个世界和更大的宇宙范围内对自己的认识,在这种新的神经传统下,神经技术也有可能会带来全新的观念,让我们认清自己在宇宙中的位置。”不过,沃里克的妻子仍对人际间神经系统的连接保有顾虑,因为如果是彼此并不熟悉的两个人相连,一人的行动乃至思想都在同一时间被另一人获悉,这在隐私和伦理上都有绕不过去的坎。

无论如何,人脑与电子设备和网络结合的实验如今正在世界各地的实验室里进行着。3年前,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的外科医生成功地将一枚芯片,植入到一位已经瘫痪15年的女士的大脑中,帮她获得了用意念支配机械手臂的能力。2013年,德国图宾根大学的科学家发明出一种可以修复视力的微型芯片,通过植入病人脑内,放置于眼球后方,帮助9名盲人成功恢复了视力。更为惊人的实验,是华盛顿大学首次实现的两个人脑之间的远程控制:2013年8月28日,一名实验者头戴连接脑电图仪的帽子,盯着游戏屏幕,想象移动右手点击“开火”键,而位于另一房间、戴有特殊线圈装置的实验者则在“不自觉”的情况下,移动右手食指,点击了“开火”。在不远的未来,通过意念控制另一个人的行动,也许会跟在QQ上发送抖动表情一样简单。

人工智能与奇点年

一方面,可穿戴设备等器械帮助人类不断实现“电子化”,使得人类有限的能力得到延伸;另一方面,机器也在迅速地“拟人化”,人工智能或许很快就将超越人类智慧。

2012年,斯坦福大学的华裔科学家吴恩达,与谷歌合作构建了一个由1000台电脑组成、含有10亿个连接的全球最大的电子模拟神经网络。这个人工神经网络在浏览了1000万段随机选取的视频后,在没有外界指令的环境下,竟然自主学会了识别猫的面孔,甚至还能认出人的脸和身体。机器的这种自我学习能力,被视为越来越接近人类思维方式。

如何破译人类大脑的工作机制,然后通过计算机进行“模仿”,是目前人工智能着眼突破的关键。IBM的计算机研究人员已经用世界上运算速度最快的96台计算机,成功制造出了包含5300亿个神经元和100万亿个突触的人造“大脑”。而欧洲的科学家也已经启动了一项“人脑计划”,旨在通过超级计算机来“复制”人脑所有的活动,以及在其内部发生的各种反应。“我们需要更多类似人脑的计算机,来应对未来一二十年巨大的技术挑战。”欧洲“人脑计划”负责人亨利·马克拉姆说。

也正因如此,未来学家雷·库兹韦尔会做出“奇点年”的大胆预测:2045年,人工智能将超越人类智慧。届时,科幻小说中见面先问“你是不是自然人”的对白,也许将成为现实,而“社会”的构成也会发生我们目前完全无从想象的变化。

当然,许多人仍对“奇点年”的预测保有疑虑。但已经得到普遍共识的一点是,人类和机器的智慧,已经在互联网上彼此相连,构成一个覆盖全球的庞大的“神经网络”。每一个终端,就好似人脑中的一个神经元,而所有这些终端的衔接将构成一个“最强大脑”——“全球脑”。世界上所有的计算器、存储器,以及所有的人,都被连成一个统一体。“它的思维将超过一切个体。”在《连线》杂志创始主编凯文·凯利看来,人类和机器才是真正强大的结合体,而这也是互联网时代的意义所在。

[消息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