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NEWS

行业新闻

雾霾之下,物联网有何灵丹妙药
发布时间:2015-3-3  阅读:849次

朋友圈被刷屏了。很意外,不是自拍,不是财神,而是一个名字,叫柴静,后面跟着一个话题,叫雾霾。突然之间大家如此关心环保,意料之外。但看过视频发现,情理之中。原来,雾霾这东西并不是这两年才有的,而之所以近期受到重视是因为它多了一个新名字,并公开了危害。

(编者:2013年雾霾下的北京:似仙似幻之中隐藏着多少杀机)

这么多年污染一直都在,治理污染从未停歇却并没什么起色。有制度更有人情,有法律奈何法不责众,有方案却因为钱没人愿意冒险。人类太聪明都精打细算为自己争取最高利益,那么治理污染交给不那么精明的机器可好?

现在的机器虽然不比聪明

在自动烟雾报警装置装进餐厅和宾馆之前,服务人员千般警告墙上贴多少张警示牌也难以阻止烟民在不适合吸烟的公共场所吸烟,甚至会引发不必要的争吵,于是大家选择闭一只眼纵容。

但是,自动烟雾报警器安装之后,服务员只需指一指那个装置说一句那是自动报警器,烟民烟瘾再大也能忍了从前不能忍的一时。有些人甚至不知道那报警器究竟会产生什么影响。不是烟民觉悟高了,也不是他们明确报警器有多么严重的威力,而是他们清楚,一旦吸烟,报警器就会给出反应,不讲情面,没有通融。

可见,比起搞人们的思想高度改革,智能机器监管可以更轻松将这些尴尬化解。并且更加简单、高效。虽然现在的智能机器多半属于半智能,尚离不开人的控制和维护但借助代码实现标准控制并非难事。物联网建设的目的不是为了假大空的看起来炫酷而是真正改善人们的生活,也不是没有实现概念片里的完美物联网就不存在。

环保人人有责大家都会说,但落到实处是人就会想着别人多做一些自己少做一些。污染难治理是因为大家在法理前面套上了情理,不同于长期以法为尊的国外已经形成的一种法制习惯,中国千百年沿袭下来的社会习俗体制很难短时间内转换。因为除了贪污受贿的通融之外还有一种法律的灰色地带叫情理。同时在这种情理之中大家抓住了管制的弱点:法不责众。

此时,将监管换成智能机器,所有的情理都被丢开。至少现阶段再智能的机器也没人会尝试去找它讲情面。柴静在演讲中提到,节能减排差钱,没人敢拿GDP冒险,但是机器敢。质量检测用检测机器灌入标准代码取代人工标准评定相信一定不会误将发往异国的排放便准检测标签错贴在我国的使用车上。机器也不存在法不责众的顾虑。

在出厂检测方面,将质检员换成质检机器,检测合格产品发放芯片证明并直接将产品代码接入云端数据库,让车辆、设备像人一样拥有身份证。而无论是芯片技术还是云端数据库,现阶段已经实现并相对成熟,可以实现量化使用。无论是通信运营商还是阿里、百度、腾讯等互联网企业,都具备了提供可信云服务的能力。

将人工路面检查转换成智能传感器监测,在关键路段设置嵌入程序的智能拦截杆,将不符合标准排放的车辆直接按标准进行处罚并通过一卡通实时刷付罚款,整个过程不经人工,直接将违规车辆使用者的侥幸心理消除。

高科技时代互联网思维

能源垄断企业一面贪腐霸道一面喊着虚胖。如过垄断可以促进国家稳定发展,无可厚非,但如果这种垄断变成滋生腐败的温床,那么就必须革新。现在的大数据发展水平还实现不了全面思考想在人类的前面,但整合信息分类规划已经可以实现,不然就干不来智能化广告推广。

将能源使用接入大数据管理,用数据说话,究竟是舍弃原煤使用更高能的燃起所需要的费用高还是大规模使用低利用率原煤浪费的能源成本高。人算不清的账,数据可以毫无顾虑的呈现出来。

因为稳定和安全发展条件的限制,对于打破垄断我们似乎无从下手,但是为何不用数据说话?用综合数据证明条件下安全度最高的企业群去打破这份垄断,不说这些数据是否构成了概念中的大数据水平,也不管这些数据是否精准,只要这些数据是根据日常使用之中机器设备自动抓取的而不是人为录入的,那么这些数据就是有话语权的,也是对所有企业都公平的。

一部分人的生活习惯需要另一部分人去影响,而另一部分人的改变则需要看政策的方向、力度和决心。把执行标准交给人去监督会有多重顾虑难免拖延,但机器没有顾虑。柴静可以用数据让我们见识到环保的重要,企业同样可以借助数据去敲碎阻碍发展的垄断和僵尸企业。

当然,此时网络安全风险又会跳出来,综合网络不安全还有内部网络只要软件程序代码是国家统一标准不可篡改就是可用的。当然这里有可能出现黑客的身影,但是连普通互联网企业都能实现的多重防护技术国标软件不至于实现不了,除非不想实现。

再多的防护也无法保证万无一失,但将有作为有风险的智能机器管理和无作为有风险的人力管理摆在一起比较,谁都知道,两害取其轻。火药做成烟花是喜庆绚烂但做成弹药是实干。物联网即以出现就不应仅停留在娱乐阶段,以物控物、物物互联不失为一把解决雾霾的利剑。

结语:柴静的演讲之所以如此轰动,不是她开拓了一个新的世界,而是她用数据、用画面说出了污染严重的最敏感原因:监管不利、量责不明、过罚不严。雾霾的成因在于排放超标,抓出环境保护部、工信部和质检总局。但是三个和尚没水喝不是因为推脱,而是制度摆在那大家都有义务去监管,又都没有明确的权利。因为这一层原因无论是监还是管都很尴尬,而机器智能监管可以缓解这层尴尬。


 

(来源:物联中国)